当前位置:笔趣阁 > 平天策 > 第七百七十四章 铁鞭

第七百七十四章 铁鞭

    夏巴萤想要回答,但是她感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,她微微蹙眉,冷厉的目光落在了颇超绝身后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颇超绝一行共有三人,人数越少,自投对方大军,便越发能够显得诚意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夏巴萤看着的这人是一名四十余岁的男子,一头散乱的长发,他的五官是标准的党项人的五官,肤色是黑中带着一点天然的紫红。

    身后这两人自然是颇超绝十分信任的供奉,然而听到夏巴萤的声音响起的刹那,就连颇超绝都感受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震愕的转过身去,正巧这名男子的脸上正荡漾出一丝充满感伤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这名供奉迎着颇超绝震愕的目光,感伤而充满歉意的说了这一句,然而在下一个呼吸之间,他却似乎得到了解脱一般,骤然轻松起来,“不过我马上就要死了,所以这些也没有什么紧要。”

    颇超绝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名他十分信任的供奉,一时说不出话来,直到此时,他才明白夏巴萤和这名供奉的话语的真正意思。

    这名供奉虽然在他身边侍奉多年,但应该是某位大人物特意安排在他身侧,而此时,这名供奉便想要试着杀死夏巴萤,而无论成败,这名供奉自然都不可能活着从这样的大军之中离开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这些,他的身体里随之涌起凛冽的寒意。

    不管这名供奉是谁的人,但跟随着他而来,在外面的大军看来,这自然是颇超氏的人。

    若是夏巴萤死去,那他和整座夏尔康城,或许都会彻底毁灭在这支联军的怒火之中。

    “颇超氏应该对你不薄,你这样会害了颇超氏。”夏巴萤的声音再度响起,她的声音并不响亮,并不是想要故意拖延时间或者引起这营区之中的修行者的注意,“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给你一个公平对决的机会,但作为回报,我想要知道你到底是谁的部下,是谁的死士。”

    这名供奉微微一怔,他认真的想了片刻,然后对着夏巴萤躬身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我的真名叫余东风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自南方。”

    他缓缓的直起身体,似乎下了极大的决心才说出这两句话,然后才看着夏巴萤,接着说道:“除此之外,我不能透露更多的秘密,如果您觉得可以…..”

    他说到此处,便没有接着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谁都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夏巴萤觉得可以,便赐他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,便事先让人知晓,这件事和颇超氏无关,他只不过是一个潜伏在颇超绝身边很多年的南方修行者。

    南方,对于党项而言,便是南朝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的交易对于夏巴萤而言当然很不公平,作为一名敢在此时透露杀机的刺客,他必定有着非同寻常的雷霆手段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同意你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然而夏巴萤只是微微的一笑,道:“只是你给出的条件不够,我可以让你保守那些秘密,只是如果你败在我手,我需要你活着,然后为我效命。”

    这名供奉愣住。

    颇超绝和另外一名供奉也都愣住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先前的主人是谁,我也不管你到底欠了他什么样的恩情,但用这么多年潜伏在颇超氏,以及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来刺杀我…你欠他的恩情,到今夜便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夏巴萤的神色却似乎是理所当然,她看着余东风,带着一种天然的傲意和威严,接着道:“如果你败在我手,你接下来的这条命,自然是我赐给你的,为我效命,似乎没什么不对。”

    余东风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而且我不需要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夏巴萤淡淡的说道:“只要真正平定了党项,局势稳定,我可以让你回到南方,回到你的家乡,你再去过你的另外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这样的话语,无论是余东风还是颇超绝,还是另外一名颇超氏的供奉,他们眼中的神色更加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有些人能够站到寻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,便是因为他们的身上本身便有着寻常人难以企及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谢谢您的好意,我也知道您本身也是神念境的修行者。”

    余东风又沉默了片刻,然后才看着她说道:“只是我若出手,必定全力以赴,玉石俱焚,您或许很难幸存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能冒险,那每个人最好的选择就应该是选一处风景秀丽的荒地,然后搭建个小屋,弄一张舒适的床,然后躺在床上,渡过余生。”

    夏巴萤嘲弄的笑了笑,“既然我提出这样的赌约,便只有接或是不接。而我之所以提出我胜了之后你必须跟随我身侧,只是因为我确定,敢用生命兑现承诺的人,便值得我去这样冒险。”

    余东风深吸了一口气,他再次对着夏巴萤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这是致谢,也是答应。

    然后他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无须另择它地,此处便是他和夏巴萤对决之地,因为他确定对方比世间绝大多数男子还要来得洒脱和干脆。

    他的手中出现了一件奇特的武器,就像是一个黑色的牛角。

    在他伸出手的刹那,他体内的真元便疯狂的涌动起来,疯狂的程度甚至直接撕裂了他体内诸多的经脉。

    无数带着奇异微红色华光的真元在他的手臂上旋转,然后涌入这件奇特的武器之中。

    这顶营帐之中的空气骤然膨胀,往外鼓胀,寂静的营区里响起了刺耳的炸裂声,整座营帐就像是熟透的西瓜被人猛烈的敲击了一击般碎开。

    拓跋绝和另外一名供奉像被风吹动的布帛一般朝着两侧飘飞出去。

    这是公平的对决,但同时这种力量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插手的领域。

    夏巴萤身前的那盆看似永不会熄灭的青色火焰也瞬间熄灭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那件黑色牛角般武器角尖上涌出的血红色光芒,夏巴萤只是极为平静的伸出手去,握住了她身旁的那一根看似平淡无奇的黝黑铁鞭。

    她握住了这根铁鞭,一声厉喝,直接朝着余东风击了过去。

1
重磅推荐: 平天策(无罪)